返回

葉青雲太昊仙宗被困十萬年是那部小說

首頁
關燈
護眼
字體:
第1930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
 

-

“師弟!”

鹿山仙人反應極快,身形不閃不避,一道仙氣屏障豎立在麵前。

砰砰!!!

雲徽子的雙手狠狠打在了仙氣屏障之上,卻是撼動不了這道仙氣屏障,反倒是雲徽子的雙手被震得血肉模糊。

“啊啊啊啊!!!”

雲徽子大吼大叫,雙目之中渾濁一片,麵容猙獰,神形癲狂。

不管不顧的撲向鹿山仙人。

鹿山仙人大驚。

他完全冇想到雲徽子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。

簡直就像是瘋魔了一般。

“師弟!快醒來!”

鹿山仙人雙手掐訣,口誦仙音,想要喚醒雲徽子。

但卻毫無效果。

雲徽子還是一臉瘋癲的對著鹿山仙人喊打喊殺。

煉天房內的動靜,自然也把外麵等候的玉衡子、風玄子給驚動了。

兩人趕緊衝了進來,就看見了雲徽子狀若瘋癲的這一幕。

皆是露出震驚之色。

“大師兄,二師兄他這是怎麼了?”

風玄子高聲問道。

“二師弟他陰陽之氣難以控製,陰陽二氣侵入神魂之中,導致神魂逆亂,陷入癲狂!”

鹿山仙人沉聲說道。

聽到這話,玉衡子和風玄子都是大為震驚,也立馬就要衝進來相助。

“彆過來,我先控製住二師弟。”

鹿山仙人阻止了要進來的兩人,隨即抬手施展神通。

“定!”

無邊法力瞬間壓在了雲徽子的身軀之上。

原本瘋癲的雲徽子頓時身形難以動彈。

趁此時機,鹿山仙人雙指併攏,以指為筆,在雲徽子身上連番劃寫。

嗡!!!

一個明晃晃的“封”字浮現在雲徽子的胸腹之上。

雲徽子的神情頓時一下子變得呆滯起來。

眼睛也是緩緩合上。

身上狂躁亂湧的陰陽之氣也隨之平息了許多。

鹿山仙人又拿出了一張黃紙,貼在了雲徽子的額頭之上。

如此,方纔真正鬆了口氣。

“你們進來吧。”

玉衡子、風玄子這才步入了煉天房。

“大師兄,二師兄情況如何了?”

玉衡子關切問道。

“唉。”

鹿山仙人搖了搖頭。

“他的陰陽不滅體,雖然還冇有完全瓦解,但基本上已經廢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聽到這話,玉衡子、風玄子皆是大驚失色。

“怎麼會這樣?二師兄的陰陽不滅體乃是師尊親手為二師兄造就的,怎麼就廢了?”

玉衡子難以置信的說道。

鹿山仙人看著麵前靜立不動的雲徽子,神情前所未有的沉重。

“他應該是全力施展了神通法術,卻被對方輕易化解,並且使得陰陽二氣反噬,纔會變成這樣。”

“若我所料不錯,與二師弟交手之人修為應該極為高深,遠在二師弟之上。”

“並且,此人應當是故意為之,冇有讓二師弟的陰陽不滅體當場瓦解,留了一些餘地,讓二師弟可以及時回到五莊。”

說到這裡,鹿山仙人的神情變得有些複雜而陰沉。

“如此手段,分明是要故意羞辱我五莊!”

玉衡子和風玄子都是目光有些敬畏的看著鹿山仙人。

他們已經是感受到了鹿山仙人身上湧動的一絲殺意。

這麼多年的師兄弟,玉衡子和風玄子還是極少看到大師兄鹿山仙人會主動流露出殺意。

顯然。

因為雲徽子的事情,鹿山仙人已然是動了真怒。

“大師兄,那二師兄的傷勢可以治好嗎?”

玉衡子問道。

鹿山仙人搖了搖頭。

“難。”

玉衡子和風玄子對視了一眼,皆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“二師弟的傷勢,根源還是在於他的陰陽不滅體,原本強橫霸道的陰陽不滅體,此刻成了他最大的禍患。”

“要治好,唯有兩個辦法。”

“一是讓二師弟徹底捨棄陰陽不滅體,保住他的仙魂,為其重塑一具肉身。”

“其二,則是疏導他體內的陰陽二氣,歸於平衡,再治好陰陽不滅體的傷勢。”

說到這裡,鹿山仙人麵露難色。

“第一種方法自然最為簡單,但對二師弟的影響也最大,他多年的苦修將化為烏有,甚至會影響到他的根基。”

玉衡子和風玄子都是點了點頭。

他們也都明白,失去仙體對於仙人而言,傷害是非常大的。

尤其是雲徽子的陰陽不滅體,來之不易,苦修打磨了這麼多年,纔有瞭如今的境界。

一旦失去,等於是千年功德一朝喪。

根基也會受到損害。

即便將來可以重修,想恢複到原本的修為,也不知何年何月了。

“大師兄,難道以我們五莊的能力,都無法保住二師兄的陰陽不滅體嗎?”

玉衡子有些不相信。

“實在不行,去請清風明月兩位前輩出手。”

鹿山仙人看了玉衡子一眼。

“陰陽不滅體乃是師尊為二師弟塑造的,我等都束手無策,你覺得清風明月兩位前輩能有辦法嗎?”

“這”

玉衡子頓時語塞。

鹿山仙人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。

陰陽不滅體乃是鎮元大仙親手塑造的,現如今陰陽不滅體出了問題,那能夠為雲徽子保住陰陽不滅體的人,也就隻有鎮元大仙。

偏偏這個時候,他們的師傅鎮元大仙去了上清彌羅宮,鬼知道什麼時候纔回來。

“二師兄修行不易,我等還是要儘量保住他的仙體纔是。”

風玄子出言說道。

“唉,我也想保住他的仙體,但眼下的情況,他的仙體最多還能維持十天。”

“若十天之內找不到其他方法,到時候想保也保不住了。”

鹿山仙人搖頭說道。

玉衡子咬了咬牙:“那我去翻看師尊留下的地書,煉製出可以救治二師兄的丹藥。”

說完,玉衡子就要轉身離去。

“不可!”

鹿山仙人厲聲嗬斥。

“地書乃是師尊至寶,我等不可翻看,否則會有大道之劫臨身!”

“可是”

“冇有什麼可是,二師弟已經這樣,我不希望你們為了救他,遭受更大的劫禍!”

鹿山仙人極為嚴厲的說道。

玉衡子雙拳緊握,看著被暫時製住的雲徽子,心頭很是難受。

“大師兄,三師兄。”

此時,風玄子主動站了出來。

“依我看,解鈴還須繫鈴人。”

“既然二師兄是去了水月宗,被那鐵柱老祖所傷,那唯有請此人出手,替二師兄化解傷勢。”

聽到這話,玉衡子、鹿山仙人皆是驚愕的看著風玄子。

“那人既然傷了二師兄,又豈會為二師兄療傷?這不是癡人說夢嗎?”

玉衡子苦澀道。

風玄子卻是一臉的堅定和決然。

“無論如何,這都是唯一可以保住二師兄仙體的辦法,師弟我雖然不才,但也願意去一趟水月宗。”

“無論如何,我都會請那鐵柱老祖醫治二師兄!”-

『加入書簽,方便閱讀』
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